2016最喜愛同志電影十選

2016年我看過的同志電影,實力都挺平均的。於是在選出十大愛片時,尤其是排到後面的幾部,出現了一場「惡鬥」。因為太平均,放了這部又會覺得對不起那部,但通通放進去又會超過十部。最後,我決定還是一如既往地先從自己的喜好程度出發,再保留我認為比較特別的幾部。

於是,我放棄了同樣出身加大拿使他經常被拿來與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相比的史蒂芬.鄧恩(Stephen Dunn)。他的首部自傳式長片《愛人怪物》(Closet Monster)既是2016年金馬奇幻影展的選片之一,及後也有在台灣正式上映,但自傳式的同志成長故事為同志電影中屢見不鮮。我也放棄了有「澳洲斷背山」之稱的《深擁一世情》(Holding the Man)。電影很感人,但自傳式的同志愛滋故事同樣為同志電影中所常見。再來是《拉.拉》(Rara),這是我最掙扎要選入十大的一部,但也許我對爭撫養權的戲實覺厭煩,就當是個比較個人的理由好了。

至於不是因為不夠特別而未被選上的遺珠,有多藍的《不過就是世界末日》(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和朴贊郁的《下女的誘惑》(港譯:《下女誘罪》)。兩部電影都較少被置於同志電影的脈絡下作討論,如果入選,片單會變得非常有趣。但最後考慮到前者必須與多藍的其他作品一併討論才比較有意思,而後者雖然不大被視為同志電影,上映之時卻已經引發了相當多的討論(包括我自己也寫了一篇),[1] 也就不需要由我來推薦了(但值得一提的是,《下女的誘惑》在國外不少同志電影排行榜上,均榜上有名)。[2]

最後,不厭其煩地每年提醒,本片單是從我於2016年在台灣看過的所有首輪劇情片中選出,包含影展,但不包含影展中的舊片。年份以在台灣上映之日為準。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第四十屆香港國際電影節:LGBT影選

離港後雖不再是香港國際電影節(HKIFF)的觀眾,但仍有幸以字幕翻譯的方式參與其中,亦因此有先賭為快的機會,經手的片子都甚喜歡。明天便是HKIFF開始售票的日子,按照每年慣例粗略整理含同志元素的電影如下(次序按首場放映日期排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