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Franco不是gay,是變態

前天(4/19)是我老公的生日。好啦,前天是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的生日,臉書上忽然浮現許多關於他的舊聞,包括他與西恩.潘(Sean Penn)合演《自由大道/夏菲米克的時代》(Milk,2008)時的二三事。[1] 說起來,早在《自由大道》面世的十七年前,導演葛斯.范.桑(Gus Van Sant)就拍下了另一部被奉為男同志電影神作的《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不羈的天空》(My Own Private Idaho,剛過去的金馬奇幻影展才重新搬上了大銀幕[2] ),而去年則監製了反其道而行、講述男同志「變回」異性戀的《麥可:我的直男前男友/我係米高》(I Am Michael)。因著《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奠定了葛斯.范.桑在一九九零年代「新酷兒電影」(New Queer Cinema)浪潮中的重要地位。時至今日,浪潮早已過去,而他依然製作同志電影,主流與非主流皆有(又,主流中也自有不主流之處),實屬難得。不過,我這篇文章其實是要談法蘭科,當然,他演過很多同志角色。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