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利斯的情人》:同性戀憂鬱、下流肉慾的快樂結局

將《墨利斯的情人》(Maurice)修復並重新搬上大銀幕,無疑是紀念這部三十年前的英國經典男同志電影的最好方式。《墨利斯的情人》不是英國第一部(男)同志電影,卻擁有當年、甚至一直以來,「同志」這個電影類形中較少見的快樂結局。然而,這個快樂結局正是《墨利斯的情人》原著小說《墨利斯》(英文名同為Maurice)的作者E.M.福斯特(E. M. Forster),選擇不將小說出版的原因。他在一九六零年完成對《墨利斯》的修改後,在後記中談及快樂結局之必要,及因堅持快樂結局而使出版更加困難。[1]直到一九七一年、E.M.福斯特去世的翌年,《墨利斯》才被出版,與初稿完成的一九一四年相隔了近六十年。[2]六十年間,英國的法律有所改變,[3]英國人對同性戀的看法亦有所改變,這是《墨利斯》在E.M.福斯特死後得以出版的原因之一。而E.M.福斯特雖然長壽,其大部分人生所經歷的卻是同性戀未除罪化的英國;《墨利斯》最終雖然出版,但它畢竟是寫於一九一零年代的小說,離王爾德(Oscar Wilde)因同性戀而入獄不足二十年。所以,無論《墨利斯》的快樂結局是完完全全的快樂結局,還是某程度上的快樂結局,弔詭地,它所反映的都不是E.M.福斯特時代之英國的快樂的同性戀,反而是被壓抑而快樂不起來的同性戀、憂鬱的同性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