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也少女:《我的少女時代》中的舊流行香港與新少女幻想

八、九十年代可謂香港流行文化的全盛時期,流行曲、大眾電影的發展如日中天,不但催生了許多天王天后級的歌星、影星,他們的影響力更超出香港,觸及鄰近的東亞各地,或更遠。當中,與香港隔海相望、同樣主要使用繁體中文的台灣,自然並不例外,甚至乘地理和語言之便而首當其衝。時至今日,香港流行文化的質地如同政局,發生巨變,影響力亦大不如前;這股流逝中或已然消退的影響力,卻未被徹底忘懷,並由香港以外的第三者重新召喚。如果說,《我的少女時代》是一部召喚成年人(或非成年人)之少女情懷的「少女電影」,它同時也透過處處指涉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文化,召喚曾受這波風潮洗禮的觀眾之香港情懷。昔日的香港情懷竟能借少女(文本)之軀得以再現,反過來說,一部台式青春校園愛情片竟能毫無衝突地吸納香港元素為己用,《我的少女時代》所呈現的這點文類混雜值得深究。

《我的少女時代》所借用的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文化元素,有「四大天王」之一的劉德華、周星馳的電影,以及草猛的〈失戀陣線聯盟〉(粵語版為〈失戀〉)等。所謂指涉,並不是讓這些元素或文化符碼隨便在片中亮一亮相便了事,還需進一步配合電影的主旨和目的──片名開宗明義直指一個「不存在」的「少女時代」,「不存在」的原因有二:一、「少女時代」一詞語帶緬懷,意味著一個已然消逝、不復存在的過去;二、「少女時代」純熟虛/建構,從這個角度看來,也許我們毋須急於質疑刻意的劇情和誇張的演技,這些「失真」之處若非無心之失,可視為手段或技巧,凸顯出戲中「少女時代」之再現旨不在回顧,而在於開創。「少女時代」畢竟不只是女性在某年齡時的特地定心境,而每位女性(或非女性)都有屬於自己的少女時代,各自的少女時代也並非必然可比;所以,《我的少女時代》中的「少女時代」成功引起觀眾共鳴,[1] 主因並非電影如實反映每個人的「少女時代」(這是不可能的),而是電影巧妙地利用集體回憶(英文片名為“Our Times”,意即「我們的時代」,更是直指集體回憶)來建構一個虛幻的「少女時代」。而這個集體回憶竟然與昔日香港息息相關,因此也可以說,妥善借用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文化元素,是《我的少女時代》成功建構「少女時代」的關鍵之一。

50c1149ce68fc8f2dd22432089bc5359.jpg

《我的少女時代》設定女主角林真心(宋芸樺飾)是劉德華的超級大粉絲,聽他的歌、看他的電影還是最基本,她更撰寫情書,終日幻想長大後要嫁作劉妻。迷戀劉德華並非每個七、八十後少女(劉德華於八、九十年代竄紅,而片中引用的劉德華作品,如《天若有情》為一九九零年出品,按此推測當時就讀高中的林真心為七、八十後)的共同經歷,乃至身處於該年代的台灣少女,也未必都迷戀港星;正如林真心暗戀模範生兼校草歐陽非凡(李玉璽飾),卻意外與不良學生徐太宇(王大陸飾)成為朋友,又經歷「醜女大翻身」,最後竟同時獲模範生和不良學生青睞,這樣曲折得來又過份巧合的愛情故事,也不是每個少女的共同經歷。不過,追星與戀愛之所以算得上是少女們的集體回憶,並非基於但凡少女都必然如林真心般追星、如林真心般戀愛;少女們的集體回憶發生在幻想層面,而非實際層面,追星與戀愛也都是幻想大於實際之物(畢竟,誰又會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嫁給劉德華?)。[2] 長大後的林真心(陳喬恩飾)不再是扛得起這個集體回憶的少女代表,年紀或許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學會了妥協,接受現實(無理加班的老闆和吹毛求疵的男友),不再幻想(理想的生活、工作和愛情)。

那麼,為什麼是劉德華?為什麼是香港?既然《我的少女時代》旨不在回顧與實際,而在開創與幻想,那麼大量指涉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文化,縱然未必完全無關懷舊,更重要的還是因為這些文化符碼有利於營造幻想、建構「少女時代」。這一點,在文化符碼的選取上可見一斑。而當這些文化符碼被移植到一個少女文本、用以訴說一個少女故事時,其原意也就有所改變或擴充;《我的少女時代》借用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文化訴說自身的少女故事,卻也反過來以其勢不可擋之(台式)少女氣息影響著這些文化符碼,甚或予以新意。

gj1309034587985987296819.jpg

以周星馳的電影為例,評論者普遍從「無厘頭」的喜劇風格、草根英雄、市井香港等著手分析,或再作港人身分及國族認同方面的延伸,認真研究其中愛情哲學的則相對較少(醜女形象的探討,或可算稍有關聯)。然而,《我的少女時代》對周星馳電影的引用,卻是徹底愛情的。周星馳元素看似隨便,甚至「無厘頭」地穿插於電影之中──例如林真心原是因為把詛咒他人的「幸福信」發給徐太宇而被逮到,徐卻在盤問林時忽然「無厘頭」地問她喜歡什麼電影,林便回答說是周星馳的──拼湊起來,卻成了一則典型的少女式愛情故事。而後來我們從徐太宇倒敘式的獨白裡得知,他問林真心喜歡什麼電影其實一點也不「無厘頭」,而是當下已決定要交她這個朋友。喜歡什麼電影的這個提問在該場「尋仇戲」裡,是氣氛的轉折。當時校園裡流行「回檔案」,即男生向所傾慕的女生索取類似紀念冊上的個人檔案(生日、星座、血型、各種喜好等),所以儘管詢問林真心的電影口味不代表徐太宇在當下已然喜歡上她,至少也是二人友誼的開始──周星馳的電影是徐、林二人友誼的開始。

周星馳的電影不只是開始,也貫穿徐、林二人的友/愛情,而片中唯一直接被提及名稱的周星馳電影──《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1995),[3] 更可說是為這段愛情劃下注腳。某程度上,儘管《我的少女時代》和《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兩片類型有別,前者的徐、林二人卻頗能呼應後者的至尊寶(周星馳飾)與紫霞仙子(朱茵飾)。林真心被徐太宇揭發寄出「幸運信」,因而被迫替他做事,卻在過程中探聽到他的過去。曾是資優生的他,只因內疚答應與好友比賽游泳,自覺間接使其溺斃,從此自我放棄。林真心於是下定決心要使徐太守重新振作,而徐太宇亦被她所感動,二人互生情愫,卻各自以為對方心有所屬,只好藉口要替對方追到夢中情人,暗中守互彼此。在《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裡,至尊寶和紫霞仙子同樣不斷錯過彼此,原本一心要救愛人白晶晶(莫文蔚飾)的至尊寶,直到再遇白晶晶,始明白紫霞仙子才是心中摰愛。惜為時已晚,紫霞仙子為他擋下牛魔王的致命一撃,死於當時已戴上金鋼圈(象徵看破紅塵)、變回齊天王聖孫悟空的懷中。徐太宇自知將赴美接受手術,於是偷偷把林真心託付給情敵歐陽非凡,並告知他林真心的一切喜好,當然也包括林真心所喜愛的周星馳電影。於是,《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是由歐陽非凡提起的,他說自己看不太懂,藉故邀請林真心陪他再看一遍。這就好比《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的結局,五百年後,悟空師徒四人行經沙漠的某城,城樓上一對情侶(同樣由周星馳和朱茵飾演,代表至尊寶和紫霞仙子的轉世)正在對峙,男方執意要離開女方,女方則堅持男方心裡仍有自己。城樓下的悟空看了,便小施法律,附在男方身上,借助自己的轉世兌現五百年前對紫霞仙子的情意。可是,在撮合自己和紫霞仙子的轉世後,真正的自己,卻只能背對著他們默然遠離,繼續上路。而這便是徐太宇當時的想法:撮合歐陽非凡和林真心,由歐陽非凡代替自己逗林真心快樂,孤單則由他一人承受。

goods_008674_149769.jpg

若論愛情的高度,《我的少女時代》或許未及《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般穿越時空、論及生死;但在周星馳的眾多電影中,特別選上愛情哲理最為深刻的這一部,看來並非偶然。若視之為一個文本互涉(intertextuality)的案例,紫霞仙子的義無反顧,至尊寶的頓悟、悔恨、成全與放手,無疑提升了徐、林二人的愛情──這不是少男少女之間一時的愛情(puppy love),它還要超越青春校園愛情片的格局,延伸至成人階段,甚至更遠。當然,《我的少女時代》的主體依然是信仰愛情的少女,因此,它的視角自然比較貼近始終盼望意中人會「腳踏七色彩雲」,前來迎娶自己的紫霞仙子。無論這是否純屬幻想,在少女文本裡,幻想愛情,往往是力量的來源。因為愛徐太宇,林真心才有勇氣在校慶典禮上率領全體同學反抗蠻不講理的訓導主任;十多年以後,這份愛依然被徐太宇走後由歐陽非凡轉交給林真心的錄音帶保留和召喚,於是她便有勇氣辭掉不合理的工作、甩掉不講理的男友。紫霞仙子的「不幸」,或許是她出現在一個非少女文本,所以她的愛情觀並未與文本本身的愛情觀吻合;無論她再勇敢,得到的,終究不是真正的至尊寶(孫悟空)。但《我的少女時代》是個少女到底的文本,所以連追星這種虛幻之事,也是會追出真正的劉德華的(劉德華以本人身分在片末客串);不只追出劉德華,更追出了飾演成年版徐太宇、昔日風靡萬千少女的言承旭。而從四大天王到F4,不也是一部跨代少女所心儀之偶像的演進史?

若說《我的少女時代》是一部把觀眾帶回到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文化全盛時期的懷舊電影,倒不盡然,因為它由始至終誠懇地相信著少女情懷永遠不會過時/去,又何需懷舊?然而,電影借助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敘述其少女愛情的同時,這些來自上世紀的文化符碼同樣借助這具永遠不死的少女之軀,展現出新的可能性。透過《我的少女時代》的再現,很「麻甩」[4] 的香港,原來也可以很少女。而誰又會想到,最少女的,竟然是周星馳?《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中有「愛妳一萬年」[5] 的承諾、希冀,或幻想──要是堅守幻想,便成追到劉德華、等到言承旭的,少女。

陳喬恩揪偶像劉德華自拍‧陳喬恩:「我們真的有夫妻臉!」.jpg

– – –

注釋:

[1] 說到共鳴的程度,票房或可作為其中一項指標。《我的少女時代》在台灣上映十天創下一億一千萬元新台幣票房,上映二十四天突破三億元,截至本文完稿時(2015/10/15)更達至四億元。

[2] 但我才寫完這句話,忽然想起劉德華曾經有個瘋狂女粉絲,為了追星其父親竟險些賣腎,最後卻還是跳海身亡。詳見:https://zh.wikipedia.org/zh-hk/楊麗娟

[3] 台灣翻譯為《齊天大聖西遊記》,《我的少女時代》中僅簡稱「西遊記」。《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是《西遊記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寶盒》(1995)的續集,但後者之台灣片名為《齊天大聖東遊記》,因此《我的少女時代》中的「西遊記」所指的應為續集。

[4] 廣東話俗語,一般用來形容粗鄙、一修邊幅的中年漢。

[5] 至尊寶曾先後兩次對紫霞仙子說:「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對那個女孩說我愛她。如果非要把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 – –

(原文刊於映畫手民,2015年10月15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