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Franco不是gay,是變態

前天(4/19)是我老公的生日。好啦,前天是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的生日,臉書上忽然浮現許多關於他的舊聞,包括他與西恩.潘(Sean Penn)合演《自由大道/夏菲米克的時代》(Milk,2008)時的二三事。[1] 說起來,早在《自由大道》面世的十七年前,導演葛斯.范.桑(Gus Van Sant)就拍下了另一部被奉為男同志電影神作的《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不羈的天空》(My Own Private Idaho,剛過去的金馬奇幻影展才重新搬上了大銀幕[2] ),而去年則監製了反其道而行、講述男同志「變回」異性戀的《麥可:我的直男前男友/我係米高》(I Am Michael)。因著《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奠定了葛斯.范.桑在一九九零年代「新酷兒電影」(New Queer Cinema)浪潮中的重要地位。時至今日,浪潮早已過去,而他依然製作同志電影,主流與非主流皆有(又,主流中也自有不主流之處),實屬難得。不過,我這篇文章其實是要談法蘭科,當然,他演過很多同志角色。

說到《自由大道》,除了上面的二三事,即西恩.潘主動向導演提議增加親密戲份一事,其實還有下文。這些內容應該是法蘭科於電影殺清後,上《吉米夜現場》(Jimmy Kimmel Night!)宣傳時所透露的。[3] 不過,那次訪問裡關於《自由大道》的部分,我更加喜歡的其實是法蘭科談到拍攝裸泳那場戲時,自己非常不自在,於是化妝師幫他裝上假屌。拍完那場戲後,他還是很害羞,於是和西恩.潘聊天。他對西恩.潘說,「噢,西恩,你是個很棒的演員,換作是你,你絕對不會脫光跳進游泳池裡吧?」結果,從遠距離目睹拍攝過程的西恩.潘回答:「我要是像你那麼『大』,我當然會!」幾週後,兩人拍攝裸體共舞的一場戲,西恩.潘才終於恍然大悟原來法蘭科的「大」全是拜假屌所賜。於是,兩位演員都把「屌」掏出來,觀賞彼此的「屌」。即使西恩.潘和法蘭科都是異男,但這是一部男人不愛女人的電影,而他們當時顯然也不是非常父權、或陽具中心主義地在比較誰的屌大,誰可以把女人幹到爽。畢竟,那是假屌,兩個異男在男同志的偽裝下仔細觀察對方的屌,未必是男同志情慾(homosexuality),卻又不完全是男同性情誼(homosociality )。

19-pool

法蘭科在《自由大道》中裸泳。

所以,我喜歡法蘭科的談法,甚於西恩.潘的提議。西恩潘會這樣提議的理由很簡單,純粹就是他認為哈維.米爾克(Harvey Milk)是位男同志,而這既然是一部關於男同志哈維.米爾克的電影,觀眾入場時想必期待看到男男之間的親熱鏡頭。可是,《自由大道》作為一部主流電影,它的定位大概還是比較傾向以異性戀為主的觀眾。如果同性戀觀眾對男男親熱鏡頭的期待,是出於情慾;那麼,異性戀觀眾對男男親熱鏡頭的期待,又是什麼呢?是出於獵奇嗎?還是,外表看來與異性戀無異的哈維.米爾克,畢竟需要一些說服觀眾他是同性戀的「證據」?西恩.潘覺得同性戀就要有同性戀的樣子(例如與同性親熱),那畢竟是一種對同性戀的刻板想像。同時,也是一個切割的動作,因為按照這樣的邏輯,異性戀就不會有同性戀的樣子(例如不會和同性親熱)。於是,同性戀還是同性戀,異性戀還是異性戀;正如西恩.潘或眾多異男演員,不會因為演了同志角色就模糊了身分。因為,這樣的「反串」一旦落入了「挑戰同志角色」或「支持同志平權」之論述,便與情慾毫無關係。我是以異男身分說「挑戰」、說「支持」,每說一次,便一再強調我是異男、我不是同志,一再切割,一刀兩斷。

我還是比較喜歡法蘭科的談法,至今演過詹姆斯.狄恩(James Dean)、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史考特.史密斯(Scott Smith)、哈特.克萊恩(Hart Crane)、麥可.葛拉茲(Michael Glatze)等「同志」角色的他,從來沒有一次說過自己是為「挑戰同志角色」或「支持同志平權」而演。法蘭科說的是,「很多我喜愛的人物都是男同志。」(“I guess that a lot of the figures that I love were gay.”[4] )法蘭科喜愛男同志,雖然他不一定跟他們做愛,倒也不撇清慾望,只是慾望不一定只有性交(intercourse)一種形式。[5]

maxresdefault (1).jpg

法蘭科在《麥可:我的直男前男友》中有3P演出,這部電影卻對同性戀與同志運動提出質疑。

更有趣的是,法蘭科自己的創作裡自然不乏同志電影,卻從來沒有一部是迎向光明的平權電影。他讓自己的名字與性相連,連的卻是《詹姆士放男口/SM片場實錄》(Interior. Leather Bar,2012)和《愉虐性工業》(Kink,2013)裡的皮繩愉虐(BDSM)、《神之子》(Child of God,2013)裡的戀屍癖、《麥可:我的直男前男友》裡反過來質疑同性戀與同志運動的「前/後同志(ex-gay or post-gay)」;而下一個,則是G片,他將把G片界超級明星布蘭特.科里根(Brent Corrigan)的故事搬上大銀幕。[6] 於是,法蘭科其實不是男同志,他是皮繩愉虐、他是戀屍癖、他是「反同志」、他是G片。他是變態,而我愛他。

注釋:

[1] 〈【瑪丹娜表示:恭賀破處】電影冷知識117.〉,《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2015年9月16日。2016年4月21日。

[2] 《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影後感:http://bit.ly/1Tjl9QD;更有趣的是,法蘭科曾經和葛斯.范.桑合導過一部My Own Private River,是從《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未使用的片段中剪輯而成,旨在向英年早逝的瑞凡.費尼克斯/鳳凰河(River Phoenix)致敬。

[3] http://bit.ly/26ffRNj

[4] “James Franco Explains Why He Likes It When People Think He’s Gay.” Huff Post Queer Voice 11 May 2013. 21 April 2016.

[5] “James Franco: I’m gay except I don’t have sex with men.” Pink News 27 March 2016. 21 April 2016.

[6] 他們本來要找科里根本人演(但不是主角),不過被拒絕。詳見:“Brent Corrigan Responds to King Cobra Craze.” Out Magazine 21 October 2015. 21 April 2016.;然後,科里根其實也有演《自由大道》,是其中一個打電話的人,不過是以本名Sean Paul Lockhart演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