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屆香港國際電影節/2015金馬奇幻影展:LGBT影選

不知道為什麼,台港這兩個差不多同期的影展,今年的同志選片都比歷年少。作為香港最具規模影展的「香港國際電影節」(HKIFF),近年來每年都會有十五部上下的同志選片,但今年除了幾部應該是特別針對東南亞所選的以外,如果用窄義來看,實在沒有幾部可以「名正言順」說是「同志電影」的(比如只是出現一個偽娘角色)。不過我覺得太去斟酌同志電影的定義也沒有什麼意思,畢竟怎麼去閱讀電影倒不需要受到類型所限制。所以,以下的片單是很寬鬆的,反正今年我來不及在HKIFF開始售票前整理好片單,所以大家看看就好,也不必拿來當參考。

至於「金馬奇幻影展」,今年取消了「酷兒理想國」的單元,不知道是否因為現在台灣多了許多以同志/酷兒/女性/情慾之名的大小影展。說實在是有那麼一點點失望,不過也稍稍減少了我對於搶不到票的焦慮。還是非常期待張作驥的《醉.生夢死》。作為影迷,也只能心痛著希望他安好,無論將來如何。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妖夜迴廊》:失落情色與憂鬱認同

抗癌六年,李志超終於還是在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走了,遺下他的攝影作品、文字創作,以及兩部改編自其小說的電影,《心猿意馬》(1999)和《妖夜迴廊》(2003)。他既是原著,亦是改編,亦是導演。李志超本人的酷兒特質(這並不僅是因其同性戀傾向使然)滲透於其不同類型的創作,以兩部電影為例,尤其可見於《妖夜迴廊》對哥德式恐怖文學(Gothic horror)的參照,呼應了酷兒循性/別之途挑戰身份的固定與分類的僵化。單純把《妖夜迴廊》歸類為(港式)恐怖電影,或是(香港)同志電影,始終有些格格不入。是故本文姑且把它視為一個「酷兒哥德」(queer Gothic)文本,透過整理戲中的哥德元素,及哥德與性(sex)之間不可分割的關係,記下這一小片不論是在香港電影、或是香港同志電影論述中皆屬罕見的鬼魅異色風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