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盪療情》:潔淨同婚與污名情慾

《震盪療情》(Concussion)是去年(2013)香港同志影展的選片之一,事隔一年終成少數得以登上院線的(女)同志電影,不知是否因為有柏林影展泰迪熊獎評審團特別獎的加持。《震盪療情》與同期的大熱《接近無限溫暖的藍》(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台譯:《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同樣談性,銀幕尺度卻比後者收斂許多,對同志性愛感陌生的一般異性戀觀眾而言,或相對容易入口,加上原屬異性戀的婚姻與家庭佔據了電影不少篇幅,難免有從異性戀角度切入的影評總結出「這情況不只見於同性戀,異性戀也同樣會遇到」一類有「去同性戀」之嫌的泛論。本文旨在指出《震盪療情》所刻劃的性愛厭倦、婚姻危機、家庭困局,乃是對中產正典同志之婚姻與家庭論述的深刻反思;因此,電影仍必須被置於同志論述的脈絡下作討論,這一專屬同志的主題才得以彰顯,並抗衡異性戀主流藉由淡化異/同婚姻、家庭之別,對同性戀進行收編甚至消除。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