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死人之島》:喬治羅密歐、喪屍,與同性戀

我必須來懺悔,雖然深愛喪屍,但其實也是直到最近才看了羅密歐大叔(George A. Romero)至今的最後一部喪屍片《活死人之島》(Survival of the Dead)。原因是,如果喜歡羅密歐及其所奠定的喪屍電影文類,大概很難接受以這部幾乎可說是他六部喪屍片裡最爛的一部,作為「喪屍之父」的「告別之作」(我們當然期待他還有新作,但畢竟他年事已高)。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假鳳虛凰》:羅賓‧威廉斯、同志,與祖父西裝

曾經有人說過,男演員只要能演同志,就再沒有能難倒他的角色了。無論你是否同意以上這異性戀十足的說法,演技精湛如Robin Williams,確實也演過同志,在1996年的《假鳳虛凰》(The Birdcage;台譯:《鳥籠》)[1]。這電影不算是Robin Williams的代表作,看過的人也許不多,他在其中飾演邁阿密南海灘(South Beach)[2]一家變裝酒吧的老闆,伴侶是Nathan Lane所飾演的變裝皇后。

Continue reading

【喪屍與酷兒(一)】喪屍電影作為性/別文本:從《活死人之夜》的毀家到其改編裡的女權抬頭

喪屍[1]電影(zombie films)在恐怖片大系裡自成類型,是始於有「喪屍之父」之稱的George A. Romero於1968年拍下他的首部喪屍作品《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稍有涉獵者大概都不會陌生。作為喪屍電影永遠的經典,該片確立了喪屍物種的基本特徵,也開創出喪屍末日(zombie apocalypse)這一獨特時空。這兩點,無論是喪屍的去人性化,抑或喪屍末日與原世界的斷裂,都帶有強烈的酷異性/酷兒特質(queerness)。本系列從喪屍電影的酷異性入手,藉由酷兒論述的引入,以圖發展出閱讀喪屍電影的另類方法。喪屍電影既可以被劃分為恐怖片的類型之一,也可以被置於性別的框架底下,開闢更多有趣的可能。首篇文章率先把經典《活死人之夜》及其1990年的同名改編讀為性別文本,分析前者的毀家如何促成後者的女權意識,此一性別元素又如何影響後世的喪屍電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