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房子、身體:《東京小屋》的陰性敘事

翻查資料的時候,發現山田洋次的新作《東京小屋》(台譯《東京小屋的回憶》)是八十二歲的老先生第八十二部作品,卻是其中首齣愛情電影[1]。當然,《東京小屋》之豐富並不只是「愛情」兩個字就能概括,但向來被歸類為陰性的情愛之事倒也頗符合中島京子原著小說、「女僕系列」的最後一部──《小さいおうち》(中譯本名為《東京小屋的回憶》)──的陰性取態。山田洋次在進行電影改編時,也保留了這一陰性取態,尤其在以小屋比喻女性身體及以女性書寫抗衡國家大敘事這兩點上,可以窺見一個陰性敘事的框架。本文將循此兩方面分析《東京小屋》的陰性敘事。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黑魔后:沉睡魔咒》:黑魔后與公主的酷兒之家

童話改編是近年來荷里活(好萊塢)的一大趨勢,但恐怕沒有誰會比向來是公主王子輸出機的迪士尼更有資格和資源去重新演繹「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They live happily ever after)的古老敘述了。這次以1959年的《睡美人》(Sleeping Beauty)卡通裡的黑魔后Maleficent(Angelina Jolie飾)為主角拍成的《黑魔后:沉睡魔咒》(Maleficent;台譯:《黑魔女:沉睡魔咒》)倒也不失所望,甚至可說是對迪士尼經典童話難以擺脫的父權意識形態進行了相當的反省與顛覆,尤其在去父去男和重新定義真愛這兩點上。其成果之徹底不只從父權手中重奪愛情,更進一步重奪家庭,甚至可以從中看出一個酷兒家庭的可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