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記得愛上我》的浪漫中年模式

在台灣電影尚未衝出「新浪潮運動」後的十年寒冬,迎向近年的復甦新氣象以前,以《藍色大門》(2002)為首的幾部青春同志電影曾經如悶局裡的一抹新鮮空氣,以其清新、誠懇捧紅戲中主角,殺出票房血路。隨後主流商業片若有涉及同志題材,往往依循《藍色大門》所奠定的青春成長模式。直到去年的《女朋友。男朋友》(2012),即便國片低潮已然過去,青春成長無疑仍是票房保證。從這個角度看來,陳駿霖的第二部長片《明天記得愛上我》雖明顯面向主流大眾,至少不再重彈青春老調,藉由一名同志的中年危機挑戰主流既定的青春同志形象,頗具破舊立新的格局。

《明天記得愛上我》找來任賢齊飾演「前同志」偉中,與范曉萱所飾演的阿鳳結為夫妻,兩人平淡乏味的婚姻生活襯托出偉中的中年同志覺醒所掀起的滔滔巨浪。偉中和阿鳳結婚九年,育有一名八歲的可愛兒子阿丸,偉中剛因老闆退休晉升為眼鏡行店長,阿鳳也有穩定的工作,生活理應溫馨美滿無所缺乏。然而,即將步入不惑之年的偉中因著工作崗位的轉變(同時受老闆放下工作追尋自由新生活的啟發),加上阿鳳不停暗示要生第二個小孩,又剛好在妹妹Mandy(夏于喬飾)與三三(石頭飾)的訂婚晚宴上重遇昔日同志圈內的好友Stephen(柯宇綸飾),受刺激被催迫著重新思考人生方向及身份認同的定位。作為一名男同志卻與女人結婚生子建立異性戀的婚姻及家庭,同性戀傾向儼如生命中失落卻無法泯滅的一塊,愈是迴避,愈是被提醒著這永恆的失落。就在此時,偉中遇上來自香港的帥氣空少Thomas(黃嘉樂飾),兩人一拍即合,旋即展開熱戀。偉中冷藏多時的同志情慾被挑起,愈發難以在妻子面前偽裝熱情,遺忘已久的同志身份因著情慾所屬的確定重新被肯定,卻也不斷承受著丈夫及父親角色所背負的家庭責任的譴責。《明天記得愛上我》同樣處理同性戀者的認同摸索,卻把場景從青春校園puppy love置換成中年婚姻與家庭危機,不再迴避青春同志電影避重就輕,卻也是每個同志必然要面對的同性戀與家庭觀之牴觸。

偉中與Thomas一見鍾情,旋即展開熱戀。

偉中與Thomas一見鍾情,旋即展開熱戀。

青春本身就是充滿不確定的,包括性別認同及性傾向的不確定,常是青春期少男少女的特徵之一。是以青春同志文本存在著短暫、曖昧的先天不足,《藍色大門》後的兩部青春同志電影《盛夏光年》(2006)和《渺渺》(2008)便遭批評為「包著同志認同的皮,架著青春成長的骨」(頁153)[1],隨著青春的短暫易逝,懵懂的校園戀愛終結於含糊、遺憾之中。如此愛情雖然發生於同性之間,卻因極度的不明確和早逝而難有作為,無法引申出更多同志相關的議題,也遑論貼近現實裡同志們真實的成長經驗,諸如同儕的異樣目光、排擠甚至集體霸凌,與家人相處的壓力,自我摸索的挫敗及隨之而來的自厭情緒等等。相對於上述青春模式借青春之名閃躲開尖銳的同志議題,如歧視與平權、同志婚姻、多元家庭等,《明天記得愛上我》的中年模式則似故意要置身難題之中,極力尋求可行的出路。事實上,青春因其摸索、不確定的特性輕易成就了少年之間的同志情愫,卻也容易被藉口「年少無知」,以昔日「錯誤」的角度理解同性戀,變相為異性戀的「合法性」背書。《明天記得愛上我》裡的偉中既非青少年,性向的摸索少了青春期的躁動不安、曖昧未明,反因人到中年的穩重而多了一份篤定。偉中對自我性傾向及同志身份的再度確認是堅定且毫不含混的,好比阿鳳決定跟他離婚的堅定,好比最後一幕決定離婚的兩人在紙花紛飛一片祝福下退場時眼神中所流露的堅定。堅定的態度肯定了同性戀的追求並不比異性戀次等,同性戀不只是青春期性別、性向模糊的一個過程,而是與異性戀一樣,是可以慾求、值得想望的一個終點。

偉中和阿鳳決定離婚後,在一片紙花紛飛下接受親友祝賀。

偉中和阿鳳決定離婚後,在一片紙花紛飛下接受親友祝賀。

不過,電影始終是浪漫的,偉中是幸運的,阿鳳更是非一般的明理。《明天記得愛上我》給自己設定了一個龐大且難解的議題,企圖以中年同志vs幸福家庭營造出張力,在取材上確實比上述幾部主流同志電影積極;但浪漫喜劇的風格不免起了削弱抵消的作用,如此中年模式因而未能完全擺脫青春的散漫氣息。電影之所以浪漫,並不只是因為導演陳駿霖承襲了前作《一頁台北》(2010)的幻想式愛情小品風格,在片中加插不少天馬行空的鏡頭(如偉中老闆退休後騰空飛天,又如Mandy看韓劇時男主角會跳出電視與她互動等),也不只是因為他把向來若非極度含蓄就是極度洶湧暴烈(兩者同樣象徵極度的壓抑)的同性情慾處理得猶如校園戀愛般天真單純;除此以外,阿鳳對於偉中身為同志的接納怕是現實裡許多同志夢寐以求卻又感到不切實際的。由范曉萱來飾演被生活折騰的「黃臉婆」,畢竟還是太漂亮了點。有趣的是這種過度的美麗竟充斥著整部電影,美麗修飾也淡化了原來苦心經營的凝重氣氛和痛苦情緒。撞破偉中與Thomas約會後回家大發雷霆的一場「家變」戲雖是全片高潮所在,也頗能展現范曉萱的演技,但爭執後兩人瞬間歸復平靜、理智,此後再無發生類似的爆發場面,如此收斂未必是現實中所常見的。正如個性沉靜的阿鳳通過自我冷靜慢慢消化偉中隱瞞同志身份與自己結婚,此等意義上形同欺騙的行為,最後更在偉中決定放棄忠於同性戀傾向選擇繼續維持婚姻時,主動表示希望離婚,如此豁達大方,大概也不是一般凡人可輕易效法的。相對於許多同志無法獲得家人諒解,家庭關係緊張,甚至被驅逐從此斷絕來往的實況,偉中恐怕屬於絕少數非常幸福的一群。是以偉中雖為多年來不得坦承真實性向的「隱形同志」,全片壓抑的氛圍倒不算濃厚,加上穿插其中的搞笑旁支(如Mandy的逃婚鬧劇、Stephen率領一眾gay協助三三追回Mandy等),局限了電影無法就原本所擬定的同志與家庭議題進行更深層的探討。

當然,電影可以是不寫實的,也不必然要反映現實。《明天記得愛上我》的浪漫風格或未足以深刻地回應同志於日常生活裡所面對的各種壓力與困難,也不一定能如實呈現現實中的同志面貌,但在主流同志電影的青春模式以外另闢新路的企圖,依然值得肯定。作為創作媒介的電影既可如實甚至誇大陳述各種陰鬱悲慟之事,也可以盛載陽光燦爛的明亮夢想。《明天記得愛上我》拍出了一個最溫柔美麗的妻子,一個以愛與接納而非僵化固定的家庭角色分配為基礎的最溫暖的家,一段即便中年發福依然靦腆浪漫的同志情緣,一個非常同志友善(gay friendly)的台灣。如此溫潤美好的想像,但願不只出現在電影裡,也能落實到真實的生活之中。如同電影結局裡的偉中和阿鳳,無論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各自都有值得想望的充滿著愛的未來,可以期待,及從中支取活著的動力。

明天,記得愛下去。


[1] 蔡雨辰,〈青春不敗?台灣同志電影的「成長」〉,程青松編,《關不住的春光:華語同志電影20年》(台北:八旗文化,2012年10月),頁152-155。

(本文同時刊於「主場新聞」。)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