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記得愛上我》的浪漫中年模式

在台灣電影尚未衝出「新浪潮運動」後的十年寒冬,迎向近年的復甦新氣象以前,以《藍色大門》(2002)為首的幾部青春同志電影曾經如悶局裡的一抹新鮮空氣,以其清新、誠懇捧紅戲中主角,殺出票房血路。隨後主流商業片若有涉及同志題材,往往依循《藍色大門》所奠定的青春成長模式。直到去年的《女朋友。男朋友》(2012),即便國片低潮已然過去,青春成長無疑仍是票房保證。從這個角度看來,陳駿霖的第二部長片《明天記得愛上我》雖明顯面向主流大眾,至少不再重彈青春老調,藉由一名同志的中年危機挑戰主流既定的青春同志形象,頗具破舊立新的格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