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手回春》:日光下的性愛

The Sessions(港譯:《聖手回春》/台譯:《性福療程》)改編自Mark O’Brien (John Hawkes飾)的文章「尋找性輔導師的故事」(On Seeing a Sex Surrogate)[1]。作為一名全身癱瘓,只有頭部可輕微移動,且必須借助「鐵肺」呼吸的殘疾詩人,Mark在文中坦然闡述自己將近四十年來無法如四肢健全者一般以行動實踐並探索性的挫敗,以及對性事的好奇。為此他接受了專業性輔導師(sex surrogate) Cheryl Cohen-Greene (Helen Hunt飾)的服務,最終克服了對性的恐怖,並在性愛中獲得身、心靈的滿足。電影捕捉的正是這個透過性尋索真我的過程,是一項始於身體卻超越身體的奇蹟。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艾拔貴「性」》:我們來「扮」家家酒

(這篇文章我早就該寫了,一直拖到現在實在有點糟糕…)

Albert Nobbs(港譯:《艾拔貴「性」》/台譯:《變裝男侍》)既是關於一位女子三十年來易裝以男性身份生活的故事,很難不被放在易服(cross-dressing)的框架下討論。然而,若直接以易服作為模糊性別二元(gender binarism)甚至開啟第三性(third gender)之可能凡此種種易服討論習慣導向的結論切入,始終有些文不對題。原因是主角Albert Nobbs(Glenn Close飾)的易服行為是全然功能性的,當中不具任何情慾因素。不過,這並不表示電影意識保守。以下我將嘗試說明Albert(及Hubert Page)之易服所開啟的空間不在女性意識的覺醒,也不在性別模糊,甚至不在同性之愛,而在於家庭的另一種可能。

電影改編自愛爾蘭小說家George Moore的短篇小說”The Singular Life of Albert Nobbs”,該小說於1977年由法國作家Simone Benmussa改寫成同名戲劇。關於Albert易服的原因,戲劇版與電影版略有不同。戲劇強調Albert基於經濟因素而易裝成男子,他所有的人際關係都與金錢有關;電影則加插了Albert在知悉Page同是女扮男裝後向她娓娓道出少女時曾被輪姦的橋段,為其易服行為添上一個悲慘的原因。不只Albert,看似比Albert更坦然接受男性身份甚至娶妻建立家庭的Page前身是名遭家暴的婦人,Page的易服同樣與男強女弱社會結構裡男性對女性的肆意剝削脫不了關係。與戲劇相比,電影多了一份對當時期女性處境的同情。這一點,在Albert一心想要追求與之共組家庭的Helen(Mia Wasikowska飾)身上同樣明顯。雖然並未像Albert和Page那樣易服,但其愛人Joe(Aaron Taylor-Johnson飾)的賤男形象恰恰映襯出Helen無論在經濟及人生上都只能依附他人,無法獨立自主的可悲命運。Helen懷孕後遭Joe拋棄,又被老闆娘刻扣工資否則便威脅趕走她和孩子,如此困境道盡女性若無家庭又無經濟條件的無助。若非女扮男裝,Albert和Page的境況恐怕亦與Helen相距不遠。

Continue reading

God does not hate you.

加拿大導演Joel Ashton McCarthy所拍的短片Why Does God Hate Me?(祂都不愛我,2011)[1],去年短片節時在香港上映。影片敘述一名生長於加州某基要(Christian Fundamentalist)小鎮的14歲男孩Matthew,父母皆為教會核心成員,在Matthew還是嬰兒時就抱著他四處反墮胎反同性戀。儘管來自這樣一個極端基右的家庭,正值青春期的Matthew卻察覺自己有同性戀傾向。從小被教導「同性戀是罪」的他感到非常困惑,卻又不敢告訴父母,最後決定找來一直以他最要好的朋友自居的同學Ester傾訴,對方卻一味說要「治療」他,甚至色誘他來「教導」他喜歡異性。一次父母又拉著他到三藩市參加反同示威,卻在那次示威裡,Matthew意外得到與同志面對面接觸的機會,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有和自己同樣處境的人,他們不似自己從小耳濡目染所聽說那般可怕、邪淫、作姦犯科、十惡不赦。他們也可以很友善,比怒目而視厲聲斥喝同志的父母看起來更友善可親。Matthew最終決定離開父母和不斷向他示愛企圖「治癒」他的Ester,到三藩市投靠離家出走多年的兄長。

Continue reading

肛交的特權

同志平權其中一個最大的阻力,一直來自主流教會。即使教會高呼「同性戀不合乎《聖經》」的同時無法提出實質理據證明同性戀如何不道德,但他們脅「家」之名(如近日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煽動大眾對於婚姻、家庭制度「崩潰」所可能引發的社會失序危機之恐懼,總能成功搏得一些支持。去年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在城市論壇上的「我們反對肛交」宣言,正好將基督徒反同的盲目和無理演繹得淋漓盡致。原來那些冠冕堂皇的守護家庭、捍衛宗教自由等等背後的基礎,都不過只是一個性愛的方式,一口小小的肛門!多荒謬!然則若有一對(男)同志戀人,他們全然奉行禁慾,從不發生肛交,或他們不禁慾,但改以肛交以外形式進行性行為,就會變得「合乎《聖經》」,教會就會接納他們嗎?

Continue reading